魔女捡了一个孩子

闲谈 浏览量: 549 作者: 谁的猫 2020-07-01

 

1

“魔女捡到了一个孩子。”

“接下来呢?”

“把他吃了。”女人合上书。

“这个故事好烂啊,你能再讲一个吗?”男孩说。

“作为一个食材你真的很烦啊,我哪有那么多故事。”

女人冷着脸,打了个响指,一锅热汤凭空出现。

“小崽子,该洗澡了。”

“刚才那是什么?!你能再变一次吗?!”

“给我适可而止啊!”

第二声响指。

“噢噢噢噢!这就是魔法!”

“愚蠢的人类只会大惊小怪。”女人挥挥手:“总之快进去吧,等你熟了就可以吃了。”

“妈妈,你是魔女吗?”男孩问。

“再说一遍,不要叫我妈妈!”女人手中多了一根魔杖:“看老娘把你变成猪!”

“妈妈...我肚子饿了...”

“你自己就是卑贱的食物,要有觉悟啊。”

女人揪着头发,来回踱步。

“我先说好,只有泡面,不好吃就把你变成猪。”

 

2

“所以...魔女一开始没有吃你?”

黑暗的大厅中,男人将双手放在桌上,历年的征战让这双手充满了剑痕。

“是的,魔女们不会一开始就吃了猎物,她们会腐蚀那些孩子的内心,直到肉质最可口的时候,将他们活剥。”

“天呐!”围观的坐席上有人忍不住呕吐。

“恶魔的行为总是这样疯狂!”

“肃静!”

主教敲了敲锤子。

“那么尊敬的骑士团长大人,请告诉我们,魔女到底是怎样腐蚀你的?”

 

3

“什么是魔女。”少年翻着书。

“就是魔法少女。”

“可书里说魔女是拥有黑魔法的邪恶女人,她们具备了令人恐惧的...”

“小孩子不要看这些伪科学。”女人抢走少年的书,狠狠撕了:“我就不该让你进我的图书室。”

“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少女。”

“人家哪里不像了啦。”

“老女人,不要这样。”

“看老娘把你变成猪!”女人跳起来,手中魔杖飞舞。

“我出门了。”少年叹口气:“给你做了汤在锅里,这次不要把勺子变没了啊。”

“可恶的食材,你去哪?”

“家里没有米了,老女人。”

女人蹲在沙发上,有些郁闷。

“明明几年前还叫妈妈来着...”

一声巨响,从壁炉里涌出的灰烟化作一朵黑云。

“抱歉,不知道你在带孩子。”

“猫...猫会说话?!”少年愣住。

一只年老的黑猫呸了两口,懒散地摇着尾巴。

“今天是月圆之夜,你来吗,莉莉丝?”

“等我找到我的袜子。”

 

4

“所以...魔女叫莉莉丝?”

主教颤抖着手翻阅典籍。

“她是...她是有记载的魔女,阴险狡诈,还会把无辜的人...”

“变成猪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!”

“恶魔总是以此为乐。”男人平静地说。

“记下来!都记下来!”主教有些兴奋:“亚当阁下,您接下来,是否也参加了魔女的舞会?!”

亚当点头:“那是个充斥着血腥与恐怖的舞会,魔女们以杀人为乐,我不得不默念圣典才能保持理智。”

 

5

“这就是魔女的舞会吗?”

阴云拨开,那是一轮苍白的霜月。

月下是篝火,围坐了一群女人。

“快来让姐姐捏一下!”

“天呐,他长这么高了!”

“亚当哥哥,你有没有考虑过...和我约会?”一个穿洋装的女孩小声靠近。

年轻人退后一步:“嘉利姨妈,我知道你的实际年龄。”

“姐妹们,快把他变成猪!”

“拦住嘉利!”

篝火烧上了夜空,魔女们的笑声像是水波。

“抱歉,我们这些老姑娘就是这样。”

老猫跃过来,舒展身体,变为一个红发的妇人,她保持的很好,成熟且文雅。

亚当认识她,她是欧莉安娜,郡守的太太,只有很少的人知道,她也是个魔女。

“你不担心你的丈夫知道吗?”

“他知道。”妇人笑了笑:“他在我们认识的第一天就知道。”

亚当愣了愣,妇人眨眨眼,又化为一只老猫,趴在篝火边,她的结婚戒指被拴在尾巴上,时刻不离。

后半夜,有个苍白的男人弹起了六弦琴。

“那是洛伦佐。”女人哼了哼:“臭不要脸的吸血鬼。”

“我猜他把你甩了。”年轻人苦笑。

“注意你的言辞,无脑的人形食材。”女人掰着手指:“是性格不合好吗!”

年轻人没说话,他坐在森林与月光的缝隙中。

琴声如波涛,冲开了那些氤氲的水气。

“莉莉丝,爱是什么感觉?”

“就是你们人类用来互相伤害的方法。”女人背过身。

许久之后,她低下头,远处,洛伦佐扣上了弦,和另一个吸血鬼女孩离开。

篝火熄灭了,魔女们骑上扫帚,只有女人还在原地。

“老女人,你哭的样子不好看。”

“闭嘴,小崽子。”

 

 

6

“后来呢?!”

主教抬起眼:“恐怖的舞会之后,您又是如何从那恶魔的爪牙下生还?”

“我杀了魔女,用她的血打开了结界,逃出了魔之森。”男人正色道:“再之后,我被路过的骑士团所救,自此加入了他们,直到今天。”

“你杀了魔女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可我听说魔女们会吟唱恶毒的歌声,没有人能够幸免,它们会蛊惑所有正直的人!”

“那显然我比他们都要更正直。”

7

“你刚才哼的什么。”

年轻人坐在椅子上,一只手握着刀,轻轻削着苹果,窗外下着雨,雨滴敲打着窗沿,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。

“魔女的歌。”

“你能好好唱一遍吗?”

“小崽子,你最近要求好多,一点都不可爱了。”

有时候女人也会感慨,人类长得真快啊,短短十几年,就已经变成这样了,如今她几乎要抬着头跟着个该死的食物说话了。

“人都会长大的。”亚当把削好的苹果递过去。

“哦。”

院中的细雨拍打着草叶,外面昏沉沉的,地平线的尽头据说就是王城,如今闪烁着朦胧的光。

“前几天我偷了你的扫帚。”亚当忽然说。

“哦。”

“我去了一趟王城,遇见了偷跑出来的公主,我们一起吃了顿饭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没有然后。”

“她是个什么样的姑娘?”

“只是个小姑娘。”

“你也不过是个小崽子。”

女人攥着魔杖,起身走入雨中,风雨打湿了邪恶的黑袍。

“小崽子。”

“又怎么了?”

女人站在雨中,抹了抹脸上的雨水,笑:“把你变成猪!”

漆黑血腥的法阵出现在脚下。

“你干什么?!”

“人都会长大的。”女人背过身去:“长大了就不好吃了,老实说跟你待了这么多年我也腻了,所以愚蠢的人类,你庆幸吧,我现在不想吃你了,你可以滚了。”

强烈的黑色云朵压下来,又有一股莫名的升力,将一切卷上了天空。

“如果有一天你走运娶了公主,记得对她好一点,你可是我的顶级食材。”

轻轻的哼唱从风中飘来。

那是一首魔女的歌。

人们说魔女的歌声哀怨又苦痛。

是她们啃食灵魂的方法。

 

8

“不愧是骑士团长大人。”主教点头,举起圣杯:“我没有问题了,您仍是光明的骑士,通过了审核。”

说完将杯中之水灌溉在亚当头顶。

“今夜之后,您就是帝国的白骑士,还希望您多多照顾教会。”

“自然。”

亚当起身,白银的重甲在光下熠熠生辉。

“不过,说起来有件事或许是巧合。”

主教皱眉“三年前魔女们的集会被审判所的人突袭,我们抓住了其中一个恶魔,把她关押在地牢,她的名字和你刚才说的一样...也叫莉莉丝。”

男人的表情没有变化。

“是么,那她真是该死啊。”

 

 

9

红发的女人被绑在中庭广场的中央。

如今只剩下枯骨。

环绕它的是数人高的木柴搭成的巨型篝火,只余下暗红色的火星。

亚当认识那个女人,她以前喜欢化作一只黑猫,在莉莉丝的窗台上闲聊。

据说她被烧死的时候,真的有一个家伙从人群中冲出来。

“她是我太太!不是什么魔女!”

“欧莉安娜!我来了!我来救你了!”

篝火点燃之后,红发的魔女注视着丈夫,在火中唱出轻柔的歌声。

那是魔女的歌声。

人们捂住耳朵,怕被夺去魂魄。

 

 

10

“她被缝上了嘴。”

“因为她骂的太难听了吧。”亚当轻声说。

穿过狭长漆黑的密道,亚当见到了那具锁住魔女的铁棺,作为骑士团长,他是少数有资格进入教廷地牢的人。

“团长您怎么知道?”

“我猜的。”

眼前是一具人形的棺材,据说为了防止魔女的咒语,它被设计成密闭的。

亚当的手触摸着那些镀银的外壳,没有说话。

如今他已经是个略显疲倦的男人,也曾回到过魔之森的小屋,但那里什么都没有,在那个雨后的昏沉午后,狂风卷走了一切。

他偶尔想起那个响指。

愚蠢的人类,你们总是大惊小怪。

“亚当,你怎么在这?”

国王站在门口,地牢中的血腥气让他不愿入内。

“来确认恶魔得到了惩戒。”

“很好。”国王笑:“今晚就是大典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“我为此而生。”

国王点头,忽地凑前:“我知道城中有些人说你是魔女的崽子,但谁让我那个瞎了眼的宝贝女儿喜欢你,我可以忍,甚至可以封你为白骑士,但我劝你最好别给我得寸进尺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亚当单膝跪地。

“今晚我将亲手点火。”

 

 

11

晚间的烟火大会持续了一个小时。

接下来就是万众瞩目的魔女焚烧。

而帝国的白之骑士亚当将亲手点燃篝火,象征着光明的胜利,随后,他将前往宫中,与倾国倾城的菲欧娜公主完婚。

沉重的鼓声从天地的尽头升起。

铁棺被抬上中庭广场,没有人敢将这位恶毒的魔女放出来,他们要连着棺材一起烧。

号角响起,白骑士亚当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登上了台阶。

他手中是象征着光明的利剑,他的目光清澈且通透。

“点火!”

白骑士举起了火把。

人群狂热了。

“烧死她!烧死她!”

白骑士却没有动。

“你知道很多年前我在王城遇见了公主。”

骑士笑声从铁面里传出来,瓮声瓮气。

“那时候她确实很漂亮。”

白骑士深吸口气,随后他用尽力气,将那火把抛向了夜空!

“可我脑子里想的都是另一个人,那个女人懒惰,恶毒,而且邪恶。”

就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,那柄象征光明的利剑撬开了铁棺。

“他...他在做什么!”

“拦住他!”

“骑士们在哪!”

“陛下,团长在昨晚...就把骑士团派出城了!”

天光像是一道缝劈开,映出女人苍白的脸。

他想说你还没老啊,还是和那个晚上一样,你那个睡前故事烂的让我现在就想把棺材重新关上。

女人的眼珠轻轻转动,嘴唇开合,咧嘴笑了。

“小崽子,你长大了啊。”

“老女人,你还是没变。”

“把你变成猪。”

“我等着。”

 

 

12

很多年后人们都会提起魔女之夜的故事。

帝国的白骑士在中庭广场打开了铁棺。

那个原本象征光明的男人将魔女背在身上。

他们冲进了包围而来的军阵,腥红的血与纯白的剑,带来了玫瑰色的雨点,那个邪恶的女人自始至终趴在男人的肩头歌唱。

那是一首魔女的歌。

哀怨又悲痛。

有人说白骑士在很多年前就堕落了。

他加入骑士团的目的只是为了救下那个恶魔。

他被魔女蛊惑,成了魔女的俘虏。

必将永恒的受苦。

 

 

作者:朱炫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67134073/answer/416932295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 

 

Top